欢迎光临 TXT小说天堂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iaoshuotxt.org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火并萧十一郎》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二十一章 神秘天宗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火并萧十一郎》 作者:古龙

第二十一章 神秘天宗

泪已干了。风四娘忽然跳起来,冲出去,"我们走。""去哪里?"
"去找金凤凰算帐去。,他们没有找到金凤凰,也没有找到沈壁君,却见到了周至刚和连城壁。"内人病了,病得很重,两个月里,恐怕都不能出来见客。"周至刚的态度傲慢而冷淡。
多年前他也曾是风四娘的裙下之臣,可是现在却似已根本忘记了她。
对霍英和杜吟,他显得更轻蔑憎恶。
他也并不想掩饰这点。
连城壁就比较温和得多了,他一向是个温良如玉的谆谆君子。
他显然已仔细修饰过。
沈壁君一回到他身边,他就已恢复了昔日的丰来。
现在他看来虽然还有些苍白憔悴,可是眼睛已亮了,而且充满了自信。
新留起来的短须,使得他看来更成熟稳定。
一个女人对男人的影响,真的有这么大?但风四娘却知道他本来并不是个会被女人改变的男人。
"沈壁君呢?"风四娘又问道:"她是不是已回来了?""是的。"
"难道她也病了?也不能出来见人?"
"她没有。??春芷>。"
连城壁的态度还是那么温和,甚至还带首微笑。
"我现在也不能去见她?"
"不能。"
"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见到她?"
"你最好不要等。"
"为什么。"
连城壁的笑容中带着歉意:"因为她说过,她已不愿再见你。"风四娘并没有失望,也没有生气,这答复本就在她意料之中。
她眼珠子转了转,忽然又间道:"你们是几时回未的?"连城壁道,"回来得很早。"
风四娘道:"很早?有多早?"
连城壁道:"天黑之前,我们就回来了。"
风四娘道:"回来后你们就一直在这里等?"
连城壁点点头。
风四娘道:"你发觉她又走了,难道一点也不着急?"连城壁笑了笑,淡淡道:"我知道她这次一定很炔就会回来的。"风四娘冷笑道:"你怎么会知道?是不是因为你又算准了,我们只能找到一屋子死人?"连城壁显得很惊讶,道,"一屋子死人?在哪里?"风四娘道:"你真的不知道?"
连城壁摇摇头。
风四娘道:"他们不是死在你手里的?"
连城壁闭上了嘴。
他拒绝回答这问题,因为这种问题他根本不必回答。
凤四娘却还不死心,又问道:"你们白天到哪里去了?"周至刚忽然冷笑,道:"你几时变成了个问案的公差?"风四娘冷冷道:"不是公差也可以问这件案子。"周至刚道:"什么案子?"
风四娘道:"杀人的案子。"
周至刚道:"谁杀了人?杀了些什么人?"
风四娘道:"被杀的是鱼吃人,厉青峰,人上人,和轩辕兄弟。"周至则也不禁动容,道:"能同时杀了这些人,倒也不容易。"凤四娘道:"很不容易。"
周至刚道:"你难道怀疑我们是凶手?"
风四娘道:"难道不是?"
周至刚冷冷道:"我们若真是凶手,你现在也已死在这里。"风四娘忽然说不出话来了。
——他们若真是凶手,为什么不把她也一起杀了灭口。
——他们既然已杀了那么多无辜的人,又何妨再多杀一连城壁忽然笑了笑,道:"其实你若肯多想想,自己也会明白我们绝不是凶手的。"风四娘忍不住问道:"为什么?"
连城壁道:"因为我根本没有要杀他们的理由。"谁也不会无缘无故杀人的,杀人当然要有动机和理由。
连城壁道:"我知道一直认为我想对付萧十一郎,一直认为我跟他有仇恨。"凤四娘承认。
连城壁道:"据说他们也都是萧十一郎的对头,我本该和他们同仇敌汽,联合起来对付萧十一郎的,为什么反而杀了他们?"风四娘更无活可说。
他们若真是联合了起来,今夜死在八仙船的,就应该是萧十一郎。
她忽然发觉这件事远比她想象中还要诡秘、复杂、离奇得多。
连城壁微笑道:"看来你也累了,好好地去睡一觉,等明天清醒时,也许你就会想通究竟谁才是真的凶手了。"鱼吃人他们都是萧十一郎的时头,他们活着,对萧十一郎是件很不利的事。
所以唯一有理由杀他们的人,就是萧十一郎。
这道理根本连想都不必想,无论谁都会明白的。
只有风四娘不明白,所以她要想。
她越想越不明自,所以他睡不着。
天早已亮了。
桌上堆满了装酒的锡筒,大多数都已是空的。
现在本不是喝酒的时候,更不是卖酒的时候,这酒铺肯开门让他们进来喝酒,只因风四娘一定要喝。
"你不肯开门让我们进去,我们就放火烧了你的房子。"风四娘显然并没有给这酒铺掌柜很多选择。
她一向不会给别人有很多选择,尤其是在她心情不好的时候。
现在她心情非但很不好,而且很疲倦。
可是她睡不着,所以霍英和杜吟也只有坐在这里陪着她。
喝酒本是件很愉快的事,可惜他们现在却连一点愉快的感觉都没有。
霍英已经在不停的打哈欠。
风四娘板着脸,冷冷道:"你用不着打哈欠,你随时都可以走的,我并没有要你陪着我。"霍英笑道,"我并没有说要走,我什么话都没有说。"风四娘道,"你为什么不说话?"
霍英道:"你要我说什么?"
风四娘道,"干杯这两个字你会不会说?"
霍英道:"我会,我敬你一杯,干杯。"
他果然仰着脖于喝了杯酒。
风四娘也不禁笑了,心里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这两个年轻人对她实在不错。
她也干了一杯。
霍英道:"小杜,你为什么不说话,干杯这两个字你会不会说?"杜吟迟疑着,终于也举杯道:"好,干杯就干杯。"风四娘大笑,笑声如银铃:"幸亏遇见了你们,否则我说不定已被人气得一头撞死。""你在生谁的气?"
"很多人。"风四娘又干了一杯,"除了你们外,天下简直没有一个好人,"她在笑,可是心里却很乱。
所以她拼命喝酒,只想把这些事全都忘记,哪怕只忘记片刻也好。
她的眼睛还很亮,可是她已醉了。
霍英也醉了,一直不停地在笑,"你自己会不会说干杯?"风四娘笑道:"你给我倒酒,我就干。"
霍英道:"行。·他伸子去拿酒壶,竟拿不稳,壶里的酒倒翻在风四娘身上。"我衣服又不想喝酒,你也想灌醉它?"她吃吃地笑着,站起来,想抖落身上的酒,霍英也来帮忙,嘴里还在喃喃他说着抱歉,一双手却已闪电般点了她三处穴位。
他的出手快而准。
风四娘想大叫,已叫不出声音来,整个人都已麻木僵硬。
霍英抬起头,眼睛里已无酒意,刀锋般瞪着那吃惊的酒铺掌柜,冷冷地道:"我们根本没有到这里来过,你懂不懂?"掌柜的点点头,脸上已无血色,颤声道,"今天早上,根本没有人来过,我什么都没有看见。"霍英道:"所以你现在应该还在床上睡觉。"
掌柜的一句活都不再说,立到就走,回到屋里躺上床,还用棉被蒙住了头。
霍英这才看了凤四娘一眼,轻轻地叹了口气,道:"你是个很好看的女人,只可惜你人喜欢多管闲事了。"风四娘说不出话。
霍英显然不想再听他说话,将她控制声音的穴道也一起点住。
也许他生怕自己听了她的话后会改变主意。
酒铺的门还是关着的,这本是风四娘自己的主意,他喝酒时不愿别人来打扰。
霍英要杀人时,当然也没有人来打扰。
他已自靴筒里油出柄短刀,刀身很狭,薄而锋利。
这正是刺客们杀人时最喜欢用的一种刀。
杜吟一直在旁边发怔,忽然道:"我们现在就下手?"霍英冷笑道:"现在若不下手,以后恐怕就没有机会了。"杜吟迟疑着,终于下定决心,道:"我没有杀过人,这次你让给我好不好?"翟英看着他,道:"你能下得了手?"
杜吟咬着牙点点头,也从靴筒里抽出了同样的一柄短刀。
风四娘目中不禁露出悲伤失望之色。
她一直认为杜吟是个忠厚老实的年轻人,现在才知道自己看错了。
杜吟避开了他的目光,连看部不敢看她。
霍英道:"你杀人时,一定要看着你要杀的人,你的出手才能准确,有些人你一定要一刀就杀死他,否则你很可能就会死在他手里。"杜吟道:"下次我会记注。"
霍英道,"杀人也是种学问,你只要能记住我的活,以后一定也是把好手。"想不到这热情的年轻人,居然是个杀人的专家。
他笑笑,又道:"这女人总算对我们不错,你最好给她个痛快,看准了她左面第五根肋骨间刺下去,那里是一刀致命的要害,她绝不会有痛苦。"杜吟道:"我知道。"
他慢慢地走过来,握刀的手背上青筋暴露,眼睛里却充满了红丝。
霍英微笑着,袖手旁观,在他看来,杀人竟仿佛是件很有趣的事。
杜吟咬了咬牙,突然一刀刺出。
他的出于也非常准,非常快,一刀就刺入了霍英左肋第四、第五根肋骨间。
他杀的竟不是风四娘,是霍英。
霍英脸上的笑容立刻凝结,双睛立刻凸出,吃惊地看着他,一双凸出的眼睛里,充满了惊讶、恐惧和怨毒。
杜吟竟被他看得机凛凛扛了个寒噤,手已软了,松开了刀柄。
就在这时,刀光一闪,霍英手里的刀,也已闪电般刺人了他的肋骨。
霍英狞笑道:"我教给你的本来是致命的一刀,只可惜你忘了把刀发出来,你杀人的本事还没有学到家。"杜吟咬着牙,突又闪电般出手,拔出了他肋骨问的刀:"现在我已全学会了。"鲜血箭一般蹿出来,霍英的脸一阵扭曲,像是还想说什么。
可是他连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人已倒下。
这的确是致命的一刀。
杜吟看着他倒下去,突然弯下腰不停地咳嗽。
又冷又硬的刀锋,就在他肋骨间,他整个人却已冷得发抖。
可是他还没有倒下去。
因为刀锋还没有拔出来——霍英一刀出手,已无力再拔出刀锋。
——有些人你若不能一刀杀死他,就很可能死在他手里。
只要刀锋还留在身子里,人就不会死。
杀人,本就是种很高深的学问。
杜吟还在不停地咳嗽,咳得很厉害。
霍英那一刀力量虽不够,虽然没有刺到他的心,却已伤了他的肺。
凤四娘看着他……他的确是个忠厚老实的年轻人。
她并没有看错。
她虽然没有流血,眼泪却已流了下来。
杜吟终于勉强忍住咳嗽,喘息着走过来,解开了她的穴道。
他自己却已倒在椅子上,他竟连最后的一分力气都已用尽。
黄豆般大的冷汗,一粒粒从他脸上流下来。
风四娘撕下了一片衣襟,用屋角水盆里的冷水打湿,敷在他额角上,柔声道:"幸好他这一刀既不够准,也不够重,只要你打起精神来,支持一下子,把这阵疼熬过去,我就带你去治伤,"她勉强笑了笑,道:"我认得个很好的大夫,他一定能洽好你的伤。"杜吟也勉强笑了笑。
他自己知道自己是熬不过去的了,可是他还有很多话要说。
只有酒,才能让他支持下去,只要能支持到他说完想说的话,就已足够。
"给我喝杯酒,我身上有瓶药……"
药是用很精致的木瓶装着的,显然很名贵,上面贴着个小小的标签:"云南,点苍。"点苍门用云南白药制成的伤药,驰名天下,一向被武林所看重。
只可惜无论多珍贵有效的伤药,也治不好真正致命的刀伤。
霍英出手时虽已力竭,但他的确是个杀人的专家。
风四娘恨恨地跺了跺脚:"他为什么要做这种事?为什么要杀我?"杜吟苦笑道:"我们本来就是要到无垢山庄去杀你的。"风四娘怔住。
她现在寸明白,为什么他们一直跟着她,心甘情愿的做她的跟班。
我实在设想到你会自己找上我们,当时我几乎不相信你真的是凤四娘。""当时你们为什么没有出手?"
"霍英从不做没有把握的事。"
杜吟道:"所以他杀人从来没有失过手。"喝了杯酒,将整整一瓶药吞了下去,他死灰的脸上,已渐渐露出红晕,"他十九岁时,就已是很有名的刺客,天宗里面就已很少有人能比得上他。"杜吟苦笑道:"这次他们叫我跟他出来,就是为了要我学学他的本事。""天宗。"风四娘从来也没有听说这两个字:"叫你们来杀我的,就是天宗?""是的。"
凤四娘道:"这两个字听起来,好像并不是一个人的名字。""天宗本来就不是一个人,而是很多人,是个很秘密、很可怕的组织。"杜吟目中露出恐惧之色,"连我都不知道他们究竟有多少人。""难道这"天宗"就是逍:畲戳⒌模?quot;
"天宗的祖师姓天。"
逍:钇癫蛔芟不蹲猿莆?旃?樱军br /> 风四娘的眼睛亮了,现在她至少已能证明萧十一郎并没有说谎,逍:畹娜酚懈黾?膳碌拿孛茏橹,花如玉,欧阳兄弟,就全都是这组织里的人。
逍:钏懒撕,接替他地位的人是谁?
是不是连城壁?这才是最重要的一点,风四娘决心要问出来,但却又不能再给杜吟大大的压力。
她沉吟着,决定只能婉转地问:"你也是天宗的人?""我是的。"
"你入天宗已有多久?"
"不久,还不到十个月。"
"是不是每个人都能加入这组织;""不是。"杜吟道,"要人天宗,一定要有天宗里一位香主推荐,还得经过宗主的准许。""推荐你的香主是谁?"
"是我的师叔,也就是当年点苍派的掌门人谢天石。"这件事又证明萧十一郎说的话不假,谢天石的确也是这组织中的人,所以才被萧十一郎刺瞎了眼睛。
由此可见,冰冰说的话也不假。
风四娘心里总算有了点安慰。
听了连城壁的那番话后,甚至连她自己都不禁在怀疑萧十一郎,所以她的心才会怀疑。
一个人若是被迫要去怀疑自己最心爱的人,实在是件很痛苦的事。
"除了谢天石外,天宗里还有多少位香主?"
"听说还有三十五位,一共是三十六天罡。"
"宗主却只有一个?"
"宗主是至高无上的,天宗里三十六位香主,六十二位副香主,都由他一个人直接指挥,所以彼此间往往见不到。"风四娘勉强抑制着自己的激动,道:"你见过他没有?"杜吟道:"见过两次。"
风四娘的心跳立刻加快,这秘密总算已到了将近揭穿的时候,她的脸已无故而发红。
杜吟道:"第一次是在我入门的时候,是谢师叔带我去见他的。"风四娘道:"第二次呢?"
杜吟道:"谢师叔眼睛瞎了后,就由花香主接管了他的门风四娘道:"花如玉?"杜吟点点头。
风四娘吐出口气,花如玉果然也是天宗里的人。
八仙船的尸体中,并没有花如玉。
杜吟道:"第二次就是花香主带我去见他的。"风四娘道:"有什么地方?"
杜吟道:"八仙船。"
风四娘又不禁吐出口气。
这件事就像是幅已被扯得粉碎的图画,现在总算已一块块拼凑了起来。
杜吟道:"霍英故意带你到八仙船去,也许他本来是想在那里下手的。"风四娘道:"你们也不知道那里发生的事?"
杜吟笑了笑,道:"我知道的事并不多,在天宗里,我只不过是个无足轻重的人,也许还比不上宗主养的那条狗。"他笑得很凄凉,很辛酸。
他还年轻,年轻人最不能忍受的,就是别人的轻蔑和冷落,那甚至比死还不能忍受。
风四娘义问道:"你们的宗主养了一条狗?"
杜吟道:"我每次见到他的时候,都有条狗跟着他。"风四娘直:"是条什么样的狗?"
杜吟道:"那条狗并不大,样子也不凶,可是宗主对它却很宠爱,每说两句话,就会停下来拍拍它的头。"一个统率群豪、杀人如草的武林枭雄,怎会养一条小狗?
风四娘叹了口气一世上最难了解的,只怕就是人的心然后她就问出了最重要的一句话:"他究竟是谁?""他究竟是谁?"问出了这句话,风四娘的心跳得更快。
可是杜吟的回答却是令人失望的三个字:"不知道。"风四娘的心又沉了下去,却还没有完全绝望,又问道:"你既然已见过他的面,难道连他长得是什么样子都没有看见?""我看不见。"
风四娘叹了口气,苦笑道:"你既然已是天宗的人,他见你时难道也蒙着脸?"杜吟道:"不但蒙着脸,连手上都戴着双鱼皮手套。"风四娘道:"他为什么连手都不肯让人看见?是不是因为他的人也很特别?"杜吟道:"他的确是个很奇特的人,说话的姿态,走路的样子,好像都跟别人不同。"风四娘道:"有什么不同?"
杜吟道:"我说不出来,可是我无论在什么地方看见他,都一定能认得出。"风四娘眼睛里又有了光,立刻间道:“你已见过连城壁?”
杜吟道:“我见过。”
风四娘道:“是不是连城壁?”
杜吟道:“绝不是。”
风四娘冷笑首:“你既然连他长得是什么样子部没有看见,怎么能肯定他绝不是连城壁?”
杜吟道:“他是个很瘦小的人,连城壁虽然也不是条大汉,却比他高大得多,这一点绝不能作假,”
风四娘不说话,甚至有点生气,一个人认为无懈可击的理论,忽然完全被推翻,总难免有点生气的。
可是这当然不能怪杜吟。
杜吟的脸色更红润,呼吸也很正常,只不过偶而咳嗽儿声而已,若不是肋下还插着一把刀,实在很难看得出他已是个受了重伤的人,尤其是他的眼睛更不像。
他的眼睛里也在发着光,甚至比平时更清澈明亮,因为他在看着风四娘。风四娘勉强笑了笑,柔声道:“不管怎么样,幸好你伤得并不重,一定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杜吟点点头,脸上也露出微笑,道:“我也希望如此。”
他还年轻,他并不想死,现在死亡距离他仿佛已很远,他心里又充满了对生命的信心。
他痴痴地看着风四娘,脸更红,忽然又道:“这次我着能活下去,等我的伤好了后,你还要不要我做你的跟班?”
风四娘道,“我当然要。”
杜吟颞颥着,鼓起勇气,道:“要不要我永远做你的跟班?”
风四娘点点头,心里却在刺痛着,她当然看得出这年轻人对她的感情。他拼了命来救她,除了因为他不愿再忍受天宗对他的冷落轻蔑外,最重要的,也许还是因为他已为她倾倒。
他为什么会有这种情感?谁也不知道,人类的情感,本就没有人能解释的。风四娘的眼泪还没有流下来,只因为她一直在勉强忍耐。?残硭?⒉皇窃谖?舛嗲榈哪昵崛吮?,她悲哀的是自己,她知道自己对他并不好,甚至根本就没有把他放在心上,可是他却已不惜为她死。萧十一郎呢?
她已为萧十一郎付出了她所有的一切,得到的又是什么?
——爱情既不能勉强,也不能交换,爱情本就是绝无任何条件的。
这道理她当然也懂,看到了杜吟对她的情感后,她懂得的更多。
可是她却不懂,造化为什么总是要如此捉弄人?总是要人们去爱上一个他不该爱的人。
杜吟虽然是个被命运播弄的可怜虫,她自己又何尝不是?
萧十一郎又何尝不是?他爱上的,岂非也正是个他本不该爱的人。
幸好杜吟并没有看出她的心事,微笑着闭上眼睛,显得愉快而满足,“我们见面才一两天,我也知道你绝不会把我放在心上的,可是以后……”他微笑着道:“以后的日子还很长,很长……”
他的声音渐渐微弱,渐渐微弱得连他自己都听不见了。
他的脸色忽然已由红润变得惨自,但微笑却还留在他脸上。
——无论如何,他总是带着微笑而死的。
——这世上又有几人能含笑而死呢?
wWw.xiAoshUotxt.net>T<>xt<小<>说<>天<>堂<>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加入收藏古龙作品集
剑毒梅香飘香剑雨苍穹神剑七种武器三少爷的剑七杀手英雄无泪风铃中的刀声七种武器-离别钩多情剑客无情剑七种武器-霸王枪大人物大沙漠欢乐英雄谁来跟我干杯浣花洗剑录剑客行剑花烟雨江南七种武器-长生剑剑玄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