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TXT小说天堂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iaoshuotxt.org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大侠,别怕》在线阅读 > 正文 第51章 风怜秋水 (1)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大侠,别怕》 作者:梦三生

第51章 风怜秋水 (1)

  全身都火烧火燎地疼,仿佛再一次置身于那比炼狱还要可怕的地方,无数的蛇虫鼠蚁在啃噬着她的血肉,盛宝华无意识地皱起眉头。迷迷糊糊间,她听到有人走到她身边,那人低低地咳嗽着,声音十分熟悉。

  微凉的触感抚上她的脸颊,似乎是替她擦去了脸上的血污,然后她便感觉被抱了起来。那人的胸膛也是凉凉的,而且极瘦,靠在他的怀里甚至可以感觉到他身上嶙峋的骨头,还有他偶尔因为咳嗽而震动的胸膛。

  虽是如此,在那个怀里却没有摇摇欲坠的感觉,相反,那人一步一步都走得十分稳当。

  “大公子。”一个温婉的女声在前方约十步的地方响起。

  抱着她的人脚步未停,只淡淡地应了一声,然后抱着她踏上了一辆马车,将她妥帖地安置在他的怀中。

  车里有淡淡的幽香,那人不知道拿了什么涂在她的手脚上,凉丝丝的十分舒服,连那种被火烧似的疼痛也减轻了不少。

  马车很平稳,又有他的身体垫着,这一路几乎没受什么颠簸。

  不知不觉间,盛宝华就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伸手不见五指。

  她似乎正躺在一张宽大的床上,有柔软喷香的被褥,动了动,柔滑的被面轻轻摩擦着她的皮肤,她愣住了,莫非此时她的身上竟是一丝不挂?

  “醒了?”一个声音忽然在床边响起,十分耳熟,还夹着几声咳嗽。

  盛宝华还处在一丝不挂的惊愕中没有回过神来,只是张大嘴巴愣愣地看向声音的来处,还是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只凭着声音猜测,“慕容月瑶?”微微一动,扯到了身上的伤口,她“嘶”地低叫了一声,疼得眼眶都红了。

  “不要乱动,你伤得不轻。”慕容月瑶伸手替她将被子拉好,掩住快要外泄的春光。

  盛宝华愤愤地瞪向那个声音的方向,“你这个小心眼的家伙!”

  “我怎么了?”闻言慕容月瑶一愣,扬起眉。

  “你记恨我当初扒光了你,现在来报仇了是不是?!”盛宝华动弹不得,只能用眼神努力地放射出杀气。

  “噗嗤”一下,旁边有人笑场了。

  盛宝华这才注意到慕容月瑶身后应该还有一个人。

  “盛姑娘休要误会,是我替姑娘抹的药。”那是一个女人,声音十分温婉,却也带着掩不住的笑意。

  盛宝华几乎可以猜测出她现在的样子,能够跟在慕容月瑶身边的,八成是个美人。而这美人此时定会瞧一眼黑着脸站在一旁的慕容月瑶,然后明明一副笑得肠子都快打结了却还辛苦忍住的表情,还要一本正经地替他解释。

  “咳咳咳……”那边,慕容月瑶低头很辛苦地咳了一阵,咳得令人担心他快要断气了,才直起身子淡淡地看了那美人一眼,低低地唤了一声,“清歌。”

  被唤做清歌的美人立刻老实了。

  清歌?盛宝华觉得这个名字有些耳熟。

  “唔,我在哪里见过你么?”盛宝华眨巴着眼睛,好奇地问。

  “没有呀,这么可爱的小姑娘,见一次我肯定会记得。”清歌笑嘻嘻地走上前,在盛宝华滑溜溜的脸上摸了一把,虽然看起来惨白惨白的,手感还是不错的。

  盛宝华眨了眨眼睛,很无辜地被揩油。她似乎记起在哪里见过她了,是在归休城的彩衣楼里。那天夜里梅傲寒带她去逛夜市,然后设计让她进了彩衣楼。见到慕容云天的时候,这个女人正坐在他对面。

  事后她打听过,那个女人的名字便是叫清歌。

  她在这里干什么?

  摇了摇头,她懒得费神去想,只觉得身上又开始火烧一样的疼。

  慕容云天见她惨白了一脸张,便知道她身上的毒又开始发作了,淡声吩咐道:“清歌,你替她再上一次药。”

  “是。”清歌乖巧地应了一声,拿了放在一旁柜子上的药盒。

  听着慕容月瑶的脚步声越来越远,知道他十分自觉地走出了房间,盛宝华才放下心来,任由清歌掀开了她的被子,替她抹药。

  “趴着吧,你背上也有伤。”又笑了一声,清歌道。

  盛宝华无异议地翻过身,拨开头发露出伤痕累累的背来,药膏抹上去清清凉凉的很舒服。

  “清歌姐姐,你们很穷么?”舒服地叹了一口气,盛宝华问。

  “怎么这样说?”那美人果真很爱笑,听她这样问,又“咯咯”地笑了起来,连替她抹药的手指都在颤动。

  “你们为什么不点灯。空庋?诘葡够鸬,多不方便。”盛宝华努力睁大眼睛,眼前还是一片漆黑。

  抹药的手顿。?甯桡读艘幌,抬头看了看四周。

  明明还是白天,这房间是朝阳的,光线很足。

  她低头看了一眼趴要床上还在嘟嘟囔囔说着什么“你们真的很穷么?连灯都点不起”的少女,伸出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少女还是直愣愣地睁着眼睛。

  虽然眼前一片漆黑,但盛宝华感觉到了清歌的手晃动带来的气流,她伸手一把捉住了那只手,捏了捏,笑嘻嘻地道:“清歌姐姐,你的手很滑啊。”

  清歌没有抽回手,一阵沉默。

  “清歌姐姐,现在不是晚上对不对?”盛宝华侧过头,漆黑的眼睛直视着前方,问道。

  “嗯。”清歌应了一声。

  “那我是不是瞎掉了?”盛宝华眨了一下大大的眼睛,又问。

  清歌沉默。

  盛宝华闭上眼睛,一动不动地躺着,感觉身体突然很冷,冷得可怕。

  通体发寒,仿佛掉进了冰窖一样。

  这样的感觉并不陌生,盛宝华暗道不妙,莫非这个时候竟是要发病了么?她咬了咬牙,翻过身来,拉高被子将自己裹住。

  “不要这样。”见她这样,清歌以为她是因为眼睛看不见在闹别扭,“药还没有上完呢。你伤很重,不及时去了毒保不齐什么时候就毒发身亡了,而且你身上被毒虫咬伤的地方不及时上药会留下很难看的疤痕。”

  “如果死都死了,谁还在乎有没有疤痕。俊泵圃诒蛔永,盛宝华嘀咕了一句。

  清歌笑了一下,越发觉得这女孩有趣得紧,伸手拉开她的被子,劝道:“不管怎么说,都是要上药的啊。”

  “我没事,不疼了,我想睡一下。”盛宝华努力维持住自己的表情,想让自己看起来没什么异样,可是她惨白的脸色和额角的冷汗都在说明她此时正受着极大的煎熬。

  “你看起来很难受。”清歌指出事实。

  “嗯,我想睡一下。”盛宝华感觉快撑不住了,喃喃说了一句,便缩回被子里,用被子紧紧将自己包裹住。

  她再一次堕入噩梦之中。这一次,在噩梦中,她能看到了,她看到一个美貌的女人抱着一个小小的婴儿,将那婴儿丢进了一个装满了蛇虫鼠蚁的池子里,婴儿正啼哭不止……

  清歌站在床边好一会儿,见盛宝华始终不肯出来,只得伸手强行掀开她的被子。在看清蜷缩在床上的少女时,她惊了一下。

  她全身的伤痕都在以看得见的速度快速愈合着,本就白皙的身体更是白得如雪一般,近乎于透明。最诡异的是,她的身上竟慢慢浮现出了黑色的花纹,那些黑色的花纹一直蔓延到她的脸上,像某种奇怪而诡异的虫子,让她整个人看起来是那样的不真实。

  清歌面色凝重地在床边坐下,伸手摸了摸她的脸,像冰块一样。替她把了一下脉,很奇怪的脉象,却又查探不出什么来。

  “大公子,盛姑娘出事了。”她赶紧叫道。

  慕容月瑶大步走了进来,看了看蜷在床上的少女,面色顿时有些难看,“她居然是……人蛊。”

  “人蛊?”清歌也是面色大变,再看向床上痛苦不已的少女时,脸上带了几分同情。

  关于人蛊的介绍,她在一本《蛊毒大全》中看过,一直以为只是传说,却没想到居然真的存在。因为制成人蛊的方法十分残忍恶毒,几乎是违背天道伦常的。

  据《蛊毒大全》中记载,人蛊一般都是将未足月就催生下来的婴儿,泡在一种名为“玄雪”的毒草汁液中,再由母亲用自己的血喂养,这样的孩子会天生带有毒性。再将这样的婴儿与各种毒虫养在一起,让婴儿吸收毒性,满十岁其才会神智清明。虽然外表与寻常小孩无异,但人蛊却百毒不侵,且全身带有剧毒,可以操控一切蛊虫。

  所以人蛊一般都是邪教用来控制蛊虫用的。

  江湖上谁人不知盛宝华明明是宝云山飞天寨盛飞天的女儿,且极受宠爱,怎么会是人蛊?!

  是怎样的母亲,又是有着怎样强大的恨意,才会把自己腹中的骨肉催生下来,再以自己的血将她亲手制成人蛊?

www.xiaoshuotXt,netT.xt.小..说...天.堂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加入收藏梦三生作品集
荆棘天使银月巫女笑倾三国2奇妙糖果屋银色十字梦大侠,别怕如果当时不放手笑倾三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