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TXT小说天堂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iaoshuotxt.org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大侠,别怕》在线阅读 > 正文 第57章 青山独往 (2)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大侠,别怕》 作者:梦三生

第57章 青山独往 (2)

  “难道你不好奇为什么他提亲要如此的大张旗鼓吗?”慕容月瑶在她床边坐下,笑着摸了摸她的脑袋,“他是在引我出来而已。上次一战,两败俱伤,多疑如他,不斩草除根他是不会安心的……”他放轻了声音,又喃喃了一句,“我不死,他又怎么能够放心呢?他三番两次上宝云山提亲,只是为了激我出来罢了,偏你还傻傻地信他。”

  盛宝华只是闭着眼睛,不理他。

  “我想盛飞天也是知道的,他也想除去我,不然送亲队伍为何竟由一队武林高手护送呢?”慕容月瑶摇摇头,“你只是一个饵。”

  “不是所有的人,都如你一般卑鄙。”盛宝华淡淡地说道。

  慕容月瑶只是吃吃地笑,“那你就瞪大眼睛,看清楚好了。”

  “我是瞎子。”盛宝华侧过身,背对着他,不再理会他。

  接下来连着好几日,慕容月瑶一直没有出现,盛宝华猜想他是不是被什么绊住了,一时无暇顾及她。过了这么久,她早悄悄将周围的环境摸熟了,而且因为她眼睛看不见,慕容月瑶对她也不是很防备。

  摸索着走出院子,跌跌撞撞地走出大门,才发现竟然已是冬天。

  刚下过一场雪,很冷。

  她在想,她要尽可能走远一些,慕容云天和阿爹一定很着急,他们一定在找她,只要走到有人的地方,就可以找人帮忙了。

  可是,走了很久很久之后,她渐渐分辨不出身在何处了。

  一踏踩进雪坑里,她摔倒在地。

  坐在雪地里,茫然四顾,眼前是一片黑暗,什么也看不见,于是听觉就变得分外的灵敏。

  可是四周是一片死寂,什么声音都没有。

  她迷路了……

  又饿又冷,她几乎以为自己就要冻死或饿死在这里了。

  慕容云天,慕容云天,慕容云天……

  她一遍一遍地低低地念着,仿佛念着这个名字,便会觉得安心,便不再感到恐惧。

  她知道,他一定会来。

  正低低地念着,耳边忽然传来细微的脚步声,盛宝华猛然抬起头来,“慕容云天?”

  漆黑的没有焦距的眼睛里满盛着期待。

  来人没有出声,只是轻轻点了点她冰凉的唇,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盛宝华猛然醒悟,的确不能惊动旁人,慕容月瑶那么可怕,不能大意。

  这么一想,她忙抿紧了唇紧张地点了点头。

  那人将她扶了起来,想将她背在背上,可是盛宝华已经冻得没了知觉,连抱住他的脖子都办不到,而他也没有空余的手来拉着她,因为他的手要握剑。

  盛宝华感觉他稍稍顿了一下,伸手托起她,让她趴在他背上,然后腰间一紧,他用衣带将她牢牢系在了背上。

  他站起身,拉过因为冻僵而无力垂在自己身前的手,塞进自己的衣领里。

  温暖的体温从她的指尖一点点蔓延,让她冻得麻木了的手有了知觉。盛宝华靠在他颈间,感觉无比的安心。

  突然,“唰”的一声,有什么尖利的东西刺破了她的脸颊,盛宝华大惊,是箭。

  “小心!”

  这也是一个陷阱吗?一个专门为了对付慕容云天设下的陷阱!

  盛宝华惊慌起来,她怕自己会害死他。

  那人轻轻拍了拍她的手,似乎在示意她不要害怕,然后他跑了起来。

  “杀!”有人嘶吼。

  盛宝华什么都看不见,只听得耳边刀剑相触的刺耳声响,不停有温热的液体溅在她的脸上。可是因为在慕容云天的背上,她便真的什么都不怕了,只是无比安心地靠着他。

  不知道他背着她跑了有多远,盛宝华感觉耳边又安静了下来,只有他的喘气声。他喘气的声音很奇怪,然后她又害怕起来,“云天,你受伤了?伤在哪里?”

  那人停了下来,解开了腰间的带子,将她抱在身前,捂住了她的嘴。盛宝华瞪大眼睛,听到身边传来凌乱的脚步声,还有马蹄声。

  “他往那边去了!”

  “沿着血迹追!”

  听着那些令人心慌的声音渐渐远去,捂在她唇上的手松了开来。盛宝华稍稍松了一口气,然后又焦急地抬头,“云天,你受伤了对不对?伤在哪里?”她伸手试探着往前摸,却又不敢乱碰,唯恐触到了他的伤口。

  然后,她触到了满手的粘腻。

  那人却再没有开口。

  感觉他的身体无力地倒向一边,盛宝华吓坏了,她跪坐在雪地里,伸手摸索着,“云天、云天、云天、云……”

  她正叫着,突然有什么东西飞了过来,落在了她的肩头上。盛宝华一下子僵住了,声音卡在喉咙里,怔在原地,开始发抖。

  有一个可怕的猜测在心底慢慢升起,她却不敢承认。

  “咕咕……咕……”落在她肩上的小白鸽低低地叫了起来。

  那声音,像在呜咽一般。

  盛宝华瞪大眼睛,本就没有焦距的眼睛里一下子变得更加空洞起来,仿佛什么都没有了。

  颤抖的手慢慢探索着,按在那仍有温度的胸前,她摸到一个血窟窿,有粘腻腥甜的液体从那里汩汩地冒出,她慌慌张张地去堵,却怎么也堵不住。许久许久,她的手抚上了他的脸,一点一点细细地抚过,那眉,那眼……是她记忆中的那张,她曾经戏称为“眼如点漆肤凝脂”的脸……

  她紧紧地抱住了他。

  “小……玉……”她喃喃。

  “小玉……”声音里带着不可抑制的颤抖和哽咽。

  “小玉、小玉、小玉、小玉、小玉、小玉、小玉……”她紧紧抱着他已经微凉的身体,一迭声地唤着他,声音越来越高,越来越尖锐,接近刺耳。

  大约是盛宝华的声音太过凄厉,雪地里,满身是血的冷面公子缓缓睁开了眼睛,他咳着吐出了喉间的血块,有些困难地伸手,轻轻拍了拍看起来已经濒临崩溃的盛宝华,“我在。”

  “小玉……”盛宝华颤抖着微微松了松手,“你没事对不对?”

  “嗯。”季玉英应了一声,轻轻握住了她的手,将她的手自他胸前的伤口处挪开。

  那里,鲜红色的液体正汩汩流出,在白色的雪地上绽放开来。

  “不要怕,慕容云天和盛伯伯马上就到了。”季玉英握着她冰凉的手,轻声安慰,“我会保护你的。”

  盛宝华点点头,乖乖应了一声。

  他看着她,其实他的视线已经不再那么清晰,看着她的模样也是模:??,依稀仿佛,在他眼前的,仍是那个小小的女孩,怯生生的样子,可是一转眼就变得娇蛮又任性……那时,他为什么竟那么傻乎乎地由着她闹腾、欺负他呢?

  答案也许早就在心里了。

  如若不然,在凤仙镇悦来客栈,又怎么能够第一眼便认出是她?

  如若不然,在凤仙镇悦来客栈,又怎么会看到她被欺负便忍不住出手相帮?

  如若不然,在凤仙镇悦来客栈,又怎么会在看到她乞求的神情后便无法拒绝地带她去白湖山庄找慕容云天?

  闭了闭眼睛,他想,如果丢下她一个人在这白茫茫一片的旷野里,她或许会撑不下去。慕容月瑶的攻心术太过厉害,盛宝华心志又不够坚定,如果他死在这里,她大概会崩溃吧……

  无论如何,他都要撑到慕容云天找到这里。

  注意到盛宝华脸上的惶恐,他放轻了声音逗她,“宝宝,其实我真的比你年纪大,对吧?”

  力气已经所剩不多,要省着用。

  盛宝华赶紧点头,这个时候,季玉英说什么都是对的。

  “那叫声小玉哥哥来听听啊。”

  “小玉哥哥……”她的声音仍带着哽咽。

  季玉英忍不住微微笑了起来,“宝宝……可从未这般乖巧听话过。”这一笑又带动了伤口,他强忍着疼痛,哄她,“把眼泪擦擦,不要哭了,不然叫阿爹看到,又要说我欺负你……咳咳……我又要挨打了……”

  盛宝华赶紧用手背抹了抹眼泪,然后感觉周围静得有点可怕,季玉英的呼吸声越来越弱,不由得慌张起来,握紧了季玉英的手,“小玉哥哥?小玉哥哥?”

  “嗯,我在……”季玉英努力地撑着快要合拢的眼帘。

  “你不要死……”盛宝华低头抱紧了他,“如果你不死的话,我就跟你爹讲上次是我先逃的婚,上上次也是我先逃的婚……然后我背上荆条上你家去请罪……”

  “嗯……”季玉英轻声回应。

  “你不要死,宝宝很冷。?颐且黄鸹厝ズ貌缓茫课颐腔胤商煺???胰⒛愕毖拐?喙?。?退隳悴幌不段乙膊恍。你爹都说了,季玉英生是盛宝华的人,死是盛宝华的鬼,对吧……”

  “嗯……”

  听到他的回应,盛宝华便安心了许多,然后继续找话题,“嗯,然后你给我生两个娃,一个男娃一个女娃,男娃要像我这么威武,女娃要像你这么漂亮……”

  “生娃不是……咳咳……不是女人的事么……”季玉英的声音越来越弱。

  “我就要你生啊……”

  “好不讲理……”

  “好吧,如果你不死的话,就我生好了。”盛宝华很大度地承诺。

  “嗯……”

  “我还教他们念诗……嗯,就念‘眼如点漆肤凝脂’……”

  “嗯……”

  “我还可以教他们医术,让他们行侠江湖,以救死扶伤为己任……”

  “嗯……”

  远远的,有马蹄声传来。

  “盛宝华!”有人在喊她的名字。

  是……慕容云天?

  季玉英松了一口气,他……终究还是来了……

  勉强撑着的意识几乎立刻便涣散开来,在所有的神志消失的那一刻,他在想,如果那一回,去苍颜阁救回她的,是他……

  那么,也许,她便真的……成了他的新娘了吧。

  感觉到他的手无力地松开,盛宝华惊恐地瞪大了无神的眼睛,“……小玉哥哥?”

  没有人回答她。

  “小玉哥哥?”她小心翼翼地试探着轻轻推他。

  他不动。

  不言。

  抱着那一点一点变得冰冷的尸身,盛宝华呆呆地坐在雪地里,整个人都懵了。

  一只微凉的手轻轻握住她的手腕,将她狠狠拉了起来,揪进怀中。

  “希望落空的感觉是不是很痛苦?”耳边,是慕容月瑶满含着笑意的声音。

  盛宝华如木偶一般,直愣着眼睛,半点眼泪也没有了。

  “看,他来了呢。”慕容月瑶贴着她的耳朵,轻声喃喃,带着蛊惑的味道,“慕容云天来了。”

  盛宝华还是愣愣的,半点反应都没有。

  “看吧,他总是来迟,总是来迟,在他心里,家主的位置,永远比盛宝华重要……”仿佛很满意她的表情,慕容月瑶的声音柔和了许多。

  马蹄声停下,慕容云天跃下马背,见满身是血的盛宝华一脸呆滞地被慕容月瑶困在怀中,眼神一瞬间变得冷厉,“放开她!”

  慕容月瑶嗤笑,“你在害怕什么?我如今半点武功都没有了,哪里还会是你的对手?你若要她,还给你便是。”

  盛宝华感觉那微凉的手狠狠推了她一把,她被拉进了一个温暖的怀中。她茫茫然抬头,然后感觉有一道腥热的液体溅上了她的脸颊,铁锈一般的味道。

  慕容月瑶低头看了看贯胸的那一剑,勾了勾唇,仰面倒在雪地上。鲜血流了一地,红的血,白的雪,触目惊心。

  可是盛宝华看不到。

  盛宝华看不到他的发间,挽着她送的木簪。

  盛宝华看不到他的腰间,系着她送的荷包。

  那一日,在凤仙镇悦来客栈,那个一袭双蝶红裙的少女,赠了他这样一个荷包,荷包里有些银两。

  那是生平第一次,有人送钱给他花,还是个姑娘。

  然后她抱了抱拳,说了一声“再见”。

  从此,分道扬镳。

  慕容月瑶仰头望着灰蒙蒙的天空,低低地叹息着,然后咽了气。

  他大概再也没有机会告诉她,他才是她要找人……

  “小玉哥哥,你没事啦?”盛宝华仰头,痴痴傻傻地笑着。

  慕容云天一愣,低头看了一眼怀中满身是血的少女,再看看躺在一旁的季玉英,忽然明白了什么。

  这是慕容月瑶故意设下的局……

  那个疯子,他故意来送死的,却在死前,将盛宝华和慕容云天一起拉下了地狱。

  “宝宝。”他低头,将她抱紧。

  盛宝华茫茫然抬起脸,感觉有人将她抱。?髅魇呛芪屡?幕潮,可是她却只觉得冷。

WWW.xiAosHuoTXT.neTTxt=。咚礫_天.堂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加入收藏梦三生作品集
银色十字梦笑倾三国2奇妙糖果屋银月巫女如果当时不放手荆棘天使笑倾三国大侠,别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