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TXT小说天堂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iaoshuotxt.org
当前位置:首页 > 侦探悬疑小说 > 《中央情报局疑案》在线阅读 > 正文 第6章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中央情报局疑案》 作者:玛格丽特·杜鲁门

第6章

    卡希尔准时到达将军贸易公司,公司的盾形徽章表明了公司曾经有过的辉煌,至少曾经给皇家提供过东西。她在户外的几张桌子中挑了一个靠后的桌子坐了下来。早晨的阳光没那么强烈,很柔和,空气中还带着湿气。杂色石纹呢大衣外面再套一件雨衣让她觉得很惬意。她要了杯咖啡,边喝边等霍特克斯。这时一只小鸟突然飞到桌子上没有盖盖子的褐糖杯上,这使等待不那么无聊。她看看表,霍特克斯在20分钟前就应该到了。她决定再等10分钟。时针刚指向9点半,他就穿过商店朝她坐的桌子走来。他很高,脸上棱角分明,头顶的头发早已经掉光,于是他就把周围的头发留长,然后梳到中间,第一眼看上去总是让人吃惊不已——她心里想:戴维他这样可不像猪,而像鸭子——有点像鸭屁股。他穿着双排扣的颜色很鲜的运动茄克,口袋上还有些装饰,灰色的休闲裤,一双褐色沙漠靴,白领蓝衬衫,和一条栗色丝制领带。在他的胳膊底下还夹着一个破烂的鼓鼓囊囊的皮制公文包。一件同样破烂的军用防水短上衣吊在他的肩上。

    “卡希尔小姐。”他伸出手。看上去他的精神很好,微笑时露出的黄牙太醒目了,卡希尔一眼就看见了,她还注意到他的指甲特别长,该剪了。

    “霍特克斯先生。”她也伸出了手。

    “对不起,路上因为堵车才晚到了。你已经要了咖啡,很好。”

    卡希尔收敛了笑容,看着他悠闲地坐到铺着黄垫子的白色金属椅上。“不太冷吗?”他问,“要不坐到里面去?”

    “哦,不了,我喜欢待在外面。”

    “那随你吧。”他朝一个年轻的女服务员招招手,服务员小姐很快走到他身边,他要了咖啡和馅饼。小姐走后,他坐着休息了一会儿。手指在下巴下弯成一个弓形。他说:“哦,我俩现在都在这儿,可以谈谈巴里-迈耶的事。很遗憾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真希望她能坐在这儿。你说你们是朋友?”

    “是的,关系非:。”

    “她从未提起过你,但我觉得像巴里那样的人会有许多朋友,至少有许多熟人。”

    “我们是好朋友。”卡希尔特别强调了朋友二字,并不喜欢他的推论。

    “哦,当然。那现在你想和我谈什么?”

    “你和巴里的关系,在她死之前的那个晚上她做了些什么,诸如此类的能让我弄明白这件事的一切。”

    “弄明白?弄明白什么?这个可怜的女人死于冠状动脉血栓症,当然,她这个年龄得这个病似乎有些早,但谁能预料自己未来的生活呢?”

    卡希尔不断提醒她自己在调查迈耶一事时所扮演的“正式”角色。她是迈耶的一个悲伤的朋友,而不是调查者,她应当在调查过程中慢慢地、温和地表现出来,“我和巴里的母亲对此事都很关心。我们曾经联系过,她希望我能找出真相好……好让她心里好过些。我马上就要去华盛顿看她。”

    “那你对一个大活人又做了些什么,卡希尔小姐?我知道那不是一个英国式的问题,更像你们美国人在第一次见面时说的话,但我很好奇。”

    “我在布达佩斯的美国驻匈牙利大使馆工作。”

    “布达佩斯!我还没去过那个地方,那儿真的像听说的那么黑暗和残酷吗?”

    “根本不是。那是个很美的城市。”

    “到处都是士兵和红星。”

    “这些年他们淡化了这样的背景。在巴里死前的那天晚上你和她一起吃了晚饭?”

    “是的,在多切斯特。尽管有很多阿拉伯人,可那儿的厨师还是伦敦最好的。”

    “我不知道。”

    “你一定想让我带你去吧。今晚怎样?”

    “不行,谢谢。那天晚上巴里的情绪怎么样?她说了、做了什么?她看上去是不是有些不舒服?”

    “她非常健康,卡希尔小姐。我可以叫你科列特吗?当然你可以叫我马克。”

    “当然可以,”她笑了起来,“你可以叫我科列特。你说她看上去很健康?她高兴吗?”

    “就是这样。我的意思是,毕竟,那天晚上我们建立起一种伙伴关系。她很高兴。”

    “你在电话中提到你们成了合伙人。我与巴里华盛顿的公司工作的戴维-哈伯勒通了电话,他说他不知道这件事。”

    “戴维-哈伯勒。我不喜欢草率地评价一个人,但我得承认,他不是我喜欢的那种人。坦白他说,他是拴在巴里脖子上的一块大石头,我早就告诉她了。”

    “我喜欢戴维。从巴里的角度来看,我很理解她为什么那么喜欢戴维,对他那么尊敬。”

    “巴里不仅是一个成功的生意人,还是一个容易上当受骗的人。”

    卡希尔突然想起哈伯勒也说过这样的话。她对霍特克斯说:“马克,你知道巴里的想法和这一想法对戴维-哈伯勒意味着什么吗?”

    “不,”他放声大笑,又露出了他的黄牙,“哦,如果她死了,他就可以管理华盛顿的公司,这纯属一派胡言。那不过是扔在他面前的一块骨头。既然公司……整个公司……都交给了我,哈伯勒先生的前途与那一张毫无价值的纸片一点关系都没有。”

    “为什么?”

    “因为我和巴里达成的协议比以前的任何合约都在先。”他装模作样的笑了笑,两只手又在下巴下弯成一个弓形。女服务员把咖啡和馅饼端了上来,他举起自己的杯于,“为这位美丽、能干、可爱的女人,为巴里-迈耶给我们留下的回忆,还有为你,她的好朋友,科列特-卡希尔小姐干杯。”他喝了几口咖啡,然后问:“你今天晚上真没空儿吗?多切斯特有非常棒的歌舞助兴,那儿的厨师做得一手好菜。真的没空吗?”他把头抬得高高的,浓密的眉毛竖起老高。

    “真的,谢谢,你和巴里那天晚上签了合同?”

    “是的。”

    “我可以看……看……也许我不应该看的,但是……”

    “恐怕这阵儿给你看对我来说并不合适。你怀疑我了吗?”

    “根本没有。我只是想了解她死前的所有事情。第二天早晨你和她一起去了机场吗?”

    “没有。”

    “我只想……”

    “我把巴里送回饭店,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她。”

    “是坐出租车吗?”

    “是的,天哪,我觉得你的兴趣早已超过了一个好朋友应该有的关心。”

    卡希尔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饭店的门房也说过同样的话。原谅我。这是我多年以来问那些丢失护照的美国游客而形成的职业习惯。”

    “那是你在大使馆的工作吗?”

    “还做些别的事。哦,马克,这份工作干起来很愉快。”

    “而且很长见识,我相信。我不久就到华盛顿去打点一下公司的事。你在哪儿。俊包br />
    “我和我妈妈。??≡诮纪。”

    “太好了,我到那儿会给你打电话的。”

    “为什么不通过戴维-哈伯勒与我联系呢?我会和他在一起待很长时间。”

    “哦,我觉得我把脚伸进了一只硕大的嘴巴里。”

    “不会。”她站了起来,“谢谢。”

    他也站了起来和她握握手。这时两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小姐拿过来的账单。“我来付钱。”卡希尔说,她知道这正是霍特克斯想让她说的。

    “哦,不,那样会……”

    “行了,我来付。或许我们在华盛顿还可以见面。”

    “希望如此。”

    说完,霍特克斯就走了。卡希尔则到这家大商店去转了转,给她母亲买了非常漂亮的餐具垫,给她侄子买了一本书。然后就朝饭店走去。在饭店的转角处,她给为巴里验尸的几位医生打了电话,这些医生的名字是她走之前雷德-萨瑟兰告诉她的。结果只找到了一个叫威拉德-海姆斯的医生。她对这位医生说她是巴里-迈耶的好朋友,问他有没有时间出来见个面。

    “为什么?”他问。他听上去很年轻。

    “仅仅是为了让我和她母亲安心。”

    “哦,卡希尔小姐,你知道我除了和那些指定的官员外,不能随便和人谈起验尸结果。”卡希尔想,是皮克尔工厂的官员吧。她说:“我知道,海姆斯医生。但是,如果你告诉我当时验尸的情况、你自己真实的反应、她看上去怎么样之类的事情,我也并不会感到很意外。”

    “不,卡希尔小姐,那样会出问题的。谢谢你打电话过来。”

    卡希尔立即说道:“我很想知道在她脸上发现的那块玻璃是为了什么。”

    “请再说一遍?”

    以前阅读一些案子的卷宗时,卡希尔注意到两方都曾使用过氰酸来“终止”特工的使命。证据之一是用微小的镀银玻璃管里面放上氰酸,然后吹到受害人的脸上,“海姆斯医生,她脸上有玻璃。”

    她一直都在猜测,但心里却非常的痛苦。海姆斯医生立刻反问:“谁告诉你有关玻璃的事?”

    这正中卡希尔的下怀,“就在她在机场死后没几分钟,她的一个朋友——也是我的朋友——看见的。”她说。

    “我不知道她身边还有一个朋友。”

    “你也在机场吗?”

    “不,她被送到诊所,然后……”

    “海姆斯医生,我将很感激你能给我一个与你谈话的机会,我想巴里的母亲也会很感激你的。”

    说完,她就把电话挂断了,带着起伏不定的心情走到落地窗前的一个小桌子边,坐了上去,然后在一张浅黄色的饭店专用信纸上写下了一串名字:

    知道巴里为中央情报局携带材料的人

    贾森-托克尔

    斯坦利-波捷夫斯基

    雷德-萨瑟兰

    科列特-卡希尔

    兰利的人

    威拉德-海姆斯医生

    马克-霍特克斯???

    戴维-哈伯勒???

    巴里的母亲???

    埃里克-爱德华???

    佐尔坦-雷蒂???

    克格勃???

    别人???

    她的男朋友——她公司里的人——匈牙利情报站的人——世界。

    她斜眼看了一眼她写的东西,然后把它撕成碎片,用打火机烧成了灰。又走到电话旁,给饭店的值班经理打了个电话,说她明天早晨就走。

    “希望你在这里住得愉快。”经理说。

    “哦,当然,非常愉快,这里的每一点都如迈耶小姐说的那样好。”卡希尔夸张地恭维道。

小 说t x t-天堂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加入收藏玛格丽特·杜鲁门作品集
五角大楼疑案水门疑案中央情报局疑案国会山疑案